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星門 ptt-第574章 必爭第一!(求訂閱月票)看書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规则之语一出,四面八方,强者皆动。
秘境入口,成为了香饽饽,每天,都是人满为患。
大道榜,瞬间成为无数修士,眼中公认的大道榜单,童叟无欺,你能走多少格便是多少,不危险,还能感悟大道,不需要战斗……只看你对道的感悟。
这不代表战力,可实际上,也代表了战力。
战力弱的,几乎走不了多远。
东南西北四方,东方修士涌动,丝毫没有之前无数强者陨落的悲哀无奈,反而一个个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进入诸天道场,诸天论道,扬名天下!
扬名,未必就是坏事。
有名气了,便有资源,便有大道,便有很多很多东西。
无数人,怀揣梦想,进入了诸天道场。
在这,有人泯然众人,有人一飞冲天!
大道榜,也不断更替。
之前的玄天帝尊,七阶帝尊,走了6200格,都能成为第一,而今,大量七阶,甚至一部分八阶,都隐姓埋名,进入了诸天道场,行走道棋。
七千格,已经不再是天堑。
然而,八千格,依旧一个没有,也让无数修士,有些无奈,而今的大道榜上,甚至已经有直接出现真名的八阶强者,而对方,排名只是靠后,走了7000格出头。
这还是相当顶级的八阶了!
可想而知,他前面的,也许是一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顶级八阶,依旧没人走到八千格。
八千格,成了许多八阶的门槛,甚至是所有人的门槛。
好像,而今的修士,到了八阶,依旧走不到这个地步。
……
诸天道场。
此地,此刻,已经成为了整个混沌,最为热闹的地方,这里,有大量的帝尊汇聚,大家不知道彼此身份,在这,也无所顾忌。
有人甚至在这做起了生意,摆起了地摊,也没人在意,没人驱赶。
只要你敢线下交易,李皓也不会管你如何。
也有人,在这专门闯道棋,还有人在这,参与各种小团体之间的论道大会,大规模的,没点真本事的,真不敢去!
秘境中央,道棋下方,有一个公开大道场。
此地,可以公开传道。
这些时日,也就一位七阶上去论道,结果,论道期间,差点被人破了道心,大道被贬低的一无是处,虽说最后还是度过了难关,甚至有所感悟,可这也造成了,非大毅力者,非绝对自信者,不敢轻易上大道场论道。
而今,这些修士,宛如沉迷于游戏中的少年。
平日里,几乎无所事事,有的闲了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平日又不敢乱跑,混沌太过危险,李皓建立的诸天道场,现在都快成为这群人的常住地了。
这也让李皓略显头疼。
人太多了!
原本的想法是,人来人往,大秘境这边,时时刻刻,能保持千人,就算极限了,结果,大量的帝尊,在这……不走了!
是的,他们来了,不走了。
李皓眼中的时间很值钱,可对帝尊而言,时间不值钱,既然来了,这里还这么有趣,不待个几年,能叫论道?
湘王無情
混沌多大?
太大了!
哪怕东方,大小世界,也有过万之数,帝尊到底有多少,没人知道,也许几万,也许几十万……
而不止东方,如今,甚至其他三方,也有帝尊抵达。
这也导致,整个秘境核心之地,常驻帝尊,已经超过万人之多!
难以想象!
这么多帝尊,真要同时出现在某地,一起联手,不说九阶,八阶绝对会被打成齑粉。
蚁多咬死象,一两百低阶帝尊,八阶都无惧。
更多,都能杀。
可当这数量,成了数千,数万……密密麻麻,是个帝尊,都会头皮发麻。
……
这一日。
秘境外围,那上千通道,一处通道,颤动了一下。
……
秘境下方。
李皓还在填充小界,如今,两千界域,几乎完全填充完善了,轮回界域获得的能量,也几乎耗空。
就在此刻,李皓瞬间睁眼。
眼中,浮现出了秘境之地。
掠过那些帝尊,眼中浮现出一人,刚从空间通道中走出。
李皓仔细看去,眼神微动。
这是……哪一方霸主吗?
他对几方霸主,不算太熟悉,可此人进入,时光长河,都有些超过负荷的感觉,若非只是分身,只是精神体,可能直接会导致长河崩塌。
这人实力,很强很强!
此刻,大道融混沌,李皓眼中神光更浓。
忽然朝那人看去!
看破了虚妄!
……
秘境之中。
刚从通道中走出的那人,陡然朝地下看去,眼中也是神光闪烁,很快,微微一笑,嘴角微微一动:“来者是客,皓月道友,虽说此地是你领地,可窥人隐私,是否不太妥当?”
……
此刻,李皓眼神微动。
融混沌瞬间,他看到了无边黑暗,仿佛笼罩了一切,此刻,李皓有些明悟,有些惊讶,还是迅速传音:“没想到是混天帝尊远道而来,怠慢了!”
混天!
一定是他。
李皓没想到,作为目前的混沌第一强者,对方居然真来了。
不可思议!
还好,不是本尊。
否则……李皓得逃走了。
是的,太危险了。
这种人,不管真假九阶,绝对远胜一般八阶!
太难缠了。
“听闻道友,愿和八千格以上修士,论时光规则之道,我也有些兴趣,道友……不会赶人吧?”
“岂会!”
李皓虽然忌惮,可此刻,依旧云淡风轻:“来者是客,正如前辈所言,我这道场,本就对外开放,海纳百川,何况……闻道有先后,前辈贵为九阶,来此论道,是给晚辈面子,岂敢驱赶……”
“你忙你的!”
此刻,那道人,也是一笑:“我先看看,熟悉一下,回头等我走完了道棋,能走到八千格,可以聊聊,否则……皓月道友,还小觑了我,以为我来占便宜的。”
李皓没多说什么,只是笑道:“那前辈自便!”
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作为一方霸主,混沌目前第一强者,对方自然是有自己的气度的,纯粹的靠蛮力,走不到今日的。
既然对方要按照规矩来,那最好。
这样,自己也能观摩一二。
……
此刻,秘境再次动荡。
混天道人,此刻也没展露真容,不过这时候,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没什么感知,他倒是感受到了,这一刻,一个矮小的身影浮现了。
混天道人,一眼看穿了遮掩。
“嗯?”
有些意外,又不算意外,她来,好像也很正常。
而刚走出通道的小女孩,侧头看了一眼,也一眼看穿了不远处那个道人,直接看穿了对方的遮掩,露出了一些甜美笑容:“混天,久违了!”
明明看起来很是稚嫩,语气却是成熟无比,带着玩味。
混天,居然也来了!
有意思!
而今日,仿佛约好了一般,就在两人面对之时,秘境再次颤动,在两人眼中,仿佛看到了一头巨龙咆哮,下一刻,一道壮硕无比的身影浮现。
极其高大!
那人浮现,眼中浮现冷芒,朝四周看去,当看到小女孩和中年道人,眼神微动,微微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龙战!
混天道人也朝他看去,那春秋帝尊,也是看向龙战,这位从四方域崛起的混沌一族,龙族的霸主,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可是,没人小看他。
无他,轻松击溃轮回,当着轮回的面,正面斩杀了一位八阶帝尊……这就是实力!
新武、银月,称霸东方,却是不去四方域,被他从四方域赶出来,这就是实力。
昔日,他们其实曾见过。
到了这个地步,又不是李皓那样的年轻人,大家其实都算熟悉,尽管未必很熟,可都认识彼此。
龙战一到,身后还跟着不少人,陆陆续续抵达。
他们倒是没看出什么来。
强者,有强者之间的感应。
龙战不欲理会,而是看向那大道场上空的道棋,他知道道棋,但是还真没去走过。
此刻,略有好奇。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股霸道无比的气息,动荡而来,这一次,甚至引起了秘境中其他人的关注,纷纷朝那边看去!
一道道虚影浮现,不是一两个,而是很多。
好像是哪家大道之主,带着整个界域的帝尊,前来踏青一般。
那人浮现,霸道无双!
此刻,甚至有人,有些……小小的怀疑,在诸天秘境,如此张扬,他们不得不联想到一人。
人王!
当然……是不是,不好说,但是这么张扬,进来就尽显霸道,显然,不是人王,也不是一般修士了。
……
此刻,秘境下方的李皓,微微摇头。
来这么多人!
这些人,约好了吗?
不来就算了,来的时候,倒是一起来了。
是心有灵犀,还是如何?
人王最近,来的最迟,这是感知到了什么,所以……特意最后来的?
对了,五行一方,没来人吗?
李皓略有疑惑。
是没赶到,还是不愿来,还是其他……
心中,有些疑惑,但是没管。
此刻,他身边,也有人,这时候也感知到了一些东西,刚出关的万化,此刻,满头汗水,瞬间浮现,一脸的汗液,看向李皓,有些紧张:“道主……好像……不太妙!”
他执掌万道幻境,感知到了一些东西。
有几个秘境入口,直接瞬间失联!
李皓点头:“我知道,有几位巅峰强者来了……”
“混天,春秋,人王,龙战都到了。”
万化脸色瞬变!
这些人来了?
这……太可怕了。
宗師
这些人,哪怕他之前是八阶,可在他眼中,也是顶天的大人物,尤其是混天春秋这种霸主,那是他无法触及,有些仰望的存在。
而今的他,已经跨入了八阶,可是……这几位,依旧是他难以企及的存在。
“这……”
“无妨,都只是分身罢了……哦,人王不是。”
李皓笑了笑,“分身的精神体,不算太强,只是大道感悟还在罢了,哪怕分身亲自抵达,最多最多也就寻常八阶之力,无需担心!”
万化压下了心中悸动,此刻,有些迟疑道:“他们是来……为了道主说的规则而来?”
“嗯。”
万化暗暗心惊,至于吗?
一下子都来了。
真可怕!
此刻,李皓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开辟一个个小界,如今,无数帝尊在走道棋,而道棋中的大道感悟,也会传递给李皓,李皓最近,倒是对大道感悟加深了不少。
界域,一个个开辟,只是空界。
并未填充能量而已。
他正在开辟自己的第三千界,开辟了第三千界,李皓才算是真正具备了,和顶级八阶匹敌的力量,三千界域,起码堪比五千大道左右了吧?
这才算是立足混沌。
比轮回可能还要差一些,但是,也仅次于这群人了。
李皓继续开辟自己的小界,并未去管。
……
而秘境中。
此刻,人王的确来了,而且,也不太过遮掩什么,他也感知到了一些顶级存在,但是,无所谓!
那又如何呢?
人王向来张扬!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此刻,更是大笑一声,猖狂无比,他的猖狂,也看人,今日若是几位本尊抵达,他会低调,可不是本尊,怕什么?
你本尊来了,老子就跑了!
“走大道棋盘,第一居然才7400格,这是哪个废物走的?”
“……”
人群中,有些骚动。
他么的,这人必是人王!
除了他,没人敢说这话,当然,有人敢,也不会说。
这家伙,是真的肆无忌惮。
太猖狂了!
后面,至尊他们都和他拉开了距离,这人……多长了一张嘴,以前其实也没这么霸道,后来没人约束了,成了新武老大,那是真的肆无忌惮了!
人王看向道棋,笑呵呵道:“本王今日也来走一走道棋,也不遮掩姓名……”
说到这,想到了什么,又道:“不过,一人走,太没意思,我这人,喜欢刺激一点,诸位朋友,有没有一起走的?”
一个人走,第一个走,要是走的少了,太丢人。
大话放出去了,不好收场!
第一个,一般都是反派才干的事,主角都是压阵的,人王想到了这一点,觉得还是拉着几人一起的好,看看彼此的情况,再做安排。
临阵突破,老子擅长!
大不了,靠硬实力干!
他们都只是分身精神体,他是本尊精神体,真硬干,还是有些把握,能多走一些的,但是对道的提升,没太大意义,除非别人比他走的多,要不然,他也懒得这么干。
但是,面子不能丢!
此刻,没人搭理他。
而人王,笑呵呵地看了一眼人群中几道身影,玩味道:“一起走一走,玩一玩,何乐而不为?来都来了,本王好歹也算半个地主,一点面子不给……也不合适吧?”
此刻,混天道人看向人王,许久,笑了笑,浮空而起,声音平静:“人王,此地是论道之地,来了这,争勇斗狠,没那个必要……”
人王冷笑:“武道必争!”
此话一出,四周,一尊尊新武修士,气息勃发。
人王这一刻,肃穆无比:“没有什么不能争的!这混沌,这宇宙,谁不在争渡?你不争,我不争,混沌还会是现在这样吗?争一条生路,争一条活路!”
“说什么屁话,大道无争!”
人王肃穆无边,“武道,就是争的!道,必争!你要不争,就滚!我讨厌伪君子,嘴上一套,实际上又是一套,来了这,谁说一句,自己不争?”
混天道人一怔,微微点头,没再吭声。
武道必争!
争吗?
当然!
不争,为何要称霸一方?
为何要统一混沌?
人王这话,其实没错,只是,混天觉得,争,未必处处都要争,争一个虚名,是目的吗?
只是,有些话,没必要深说。
而此刻,又一尊身影浮空而起,嬉笑声传荡而来:“好一个武道必争!我倒是不修武道,我想的是,时光必争!而今,有人修时光,对我修士而言,时光才是最大的敌人,长生不老,不死不灭,万世不灭……这些,值得一争!都说岁月无情,人王,你觉得,武道,争得过时光吗?”
人王好像没听懂,又或者听懂了,但是不在乎,此刻,放声大笑:“我以武道,破万道!时光再强,也只是一道!纵然长生不老又如何?纵然不死不灭又如何?一块石,活的比凡人要长,甚至胜过无数修士,又如何?生命当璀璨,烟花才灿烂!”
人王大笑:“修时光,追时光,你就是时光吗?在时光无垠之中,你有名气吗?有人记得你吗?身旁人,生老病死,寿元耗尽,你独活万古,又如何?”
几人,还没入道棋,此刻,只是交流,却是道争!
混天、春秋,纷纷露面。
此刻,有一些帝尊,仿佛听出了声音,猜到了来人身份,一个个颤栗无比,也激动无比!
这……不可思议!
诸天道场,疯了吧!
居然引来了这群巅峰修士!
而人王,只是一个“武道必争”,虽然实力可能是几人中最弱的,可此刻,却是锋芒毕露,也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露出无双之态。
我追求的,便是刹那芳华!
我要的,是混沌皆知我。
我生命还在的一刻,必将战斗到底,争取到底,留下万古不灭的传说!
什么一统天地,什么混沌大道,都和他无关,我在意的,只是……让这混沌,铭记我!
记住我的名字,我乃方平!
人王方平,武道之王!
这一刻,龙战腾空而起,一脸平静:“争,我认同!万物都要争,没人生来高贵,没人生来就是主宰,只是,争,要实力,没实力的争,是莽夫!人王,你觉得,你是哪一种?”
人王笑了:“我是哪一种?我是……逆境困徒!”
龙战微微一怔,没有接话。
人王朗声道:“我百战不败,我从芸芸众生中崛起,我生来并不高贵,我这一生,也许短暂,却是经历过潮起潮落,大风大浪,我走过!生死之间,我尝试过,我争,我守!我新武,逆境中崛起,杀破诸天,争一个未来,争一个无双,我纵实力不足,也让你咬我一口,吐血三升!”
“争!”
四面八方,一道道虚影,忽然暴喝!
那些新武修士,仿佛不在乎他人目光,此刻,纷纷喝声响起。
人王必争!
武道必争!
论道,论什么道?
在人王眼中,我道,就在这!
龙战默然,又道:“那我问你,你说争,天地万物,都要争,你新武诸帝,也要争!你当新武之王,他们是你麾下,那也要争,掀翻你,走上你位,也是争……你又如何自处?”
人王再笑:“技不如人,为何不认?就如你所言,实力不够,被人打死了,那就不冤枉!这个世界,谁会怜悯你?谁会同情你?何况……这些人,是我兄弟,是我手足!”
人王哈哈大笑:“我当老大,还是他们当老大,有何不可?争有良性竞争,有恶性竞争,良性的便是我新武,恶性的就是你们!以入侵,称霸为目标,这就是恶性!”
龙战冷冷道:“恶性?你可知,这混沌,有多少混沌一族,被人奴役,成为奴隶,挣扎求存,你眼中的恶性,就是……认命?”
人王喝道:“为何认命?地位,自己争来的,我从未说过,你不该争,不能争!真刀真枪地干便是!非要算计这个算计那个,有何意义?本王有你这实力,早就杀出四方,谁敢奴役我族人,我皆杀之!”
“龙战,你自己懦弱,算计多了,失了血性,而今,和我诡辩,争与不争,何其可笑!有这能耐,敌人,杀之便是!”
“奴役我族人的死!”
“不给我地位的死!”
“挡我崛起的死!”
“哪怕什么混天,什么春秋,什么五行,麾下势力,将我族人交出,不交,鱼死网破!为了族群而争,此刻,帮别人,就是叛徒,就是叛变种族,杀之!比如那鹏程,八阶帝尊,混沌一族强者,敢帮外人,入我东方,老子就是不要命了,也要宰了他,杀了他,威慑混沌四方!”
“……”
这话一出,跟着来的凤炎众人,都被说的热血沸腾。
是,就该如此。
杀之便是!
那鹏程,之前没觉得如何,而今一想,对,他乃是我混沌一族,却是帮混天,帮轮回,要知道,东方,也是我四方域地盘。
这样的叛徒,不该杀吗?
杀之!
“……”
龙战无声。
而此刻,混天道人却是无语了,也笑了:“可那鹏程,也是生灵,有自己的选择……为何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为何……要受制于人?为何非要为了陌生人而战……”
人王笑道:“也对,但是……种族利益,有时候不讲情面,高于一切!当然,若是龙战不在乎,无所谓,不为混沌一族而战,只是为了称霸,那就没脸说什么种族利益……若是为了整个混沌一族,那鹏程就是既得利益者,哪怕投效混天,关键时刻,种族崛起,也要回归效力,不回归……杀之!叛徒,比敌人更该杀!”
“……”
这家伙,通篇都是杀。
混天帝尊觉得,再让他这么说下去,大道之争还没开始,他能怂恿的混沌一族和他开战。
玛德!
这家伙,倒是真能说啊。
年轻人,话还挺多的。
此刻,龙战却是若有所思,此来,为了交流时光规则,可此刻,他却是受到了一些波动。
并非说,人王几句话就真的厉害到了这个层次,而是……说到了他的心里。
我为种族的崛起而战!
我是为了混沌一族,逆天改命,不再世世代代流浪,不再世世代代被人族当做奴隶,种族利益,高于一切。
你可以不出力,但是绝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倒打一耙!
比如那鹏程,你可以效力混天,但是,在我混沌一族崛起的道路上,你绝不可以帮助混天,对付我混沌一族,否则……就是种族的叛徒。
这样的混沌兽,其实很多,都遍布在混沌各地。
他们有的很强,有的很弱,有的主动效力各方,有的被动效力……
这些混沌族,都可以收拢。
壮大我混沌一族力量!
紅杏出牆
龙战此刻思索许久,忽然开口:“受教了!”
“……”
混天帝尊头疼,因为他知道,龙战一定被干扰了,不是人王大道干扰,而是……人王这家伙,看起来莽撞,那是真的人精。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番话,一定说到了龙战心底深处。
哪怕平日有人说,也不敢这么和龙战说。
人王这么说……龙战一定会听进去的。
真是个惹祸精啊!
混沌的搅屎棍,街溜子,真不是白喊的。
而此刻,那春秋帝尊,忽然也嘻嘻一笑:“这么说,妖族,也其实一样了?在人王眼中,天生我妖族,也不一定非要受制于人?”
人王笑了:“当然!万物万灵,不都一样吗?当然,你妖族又没那么惨,你掺和什么!妖族,也有大量的世界之主存在,还算过的去吧?”
春秋却是一笑:“你是担心,你新武妖族太多,我会如何吗?”
人王嗤笑:“你敢如何吗?实力未必比得上你,本王承认,可生死之战,你别看活了无数年,是个老妖精了,可本王从弱小杀到今日,万战不死,逢战必先,生死翻盘,逆转战局,从未有过一败,你要……试试吗?”
“我倒是想试试!”
春秋帝尊,此刻也哼了一声,好大的口气!
万战不死?
那就让你死!
这时候,轻咳声响起:“诸位前辈,此地,乃是诸天道场,论道之地……嗯,言语上论道即可,伤了和气,极为不妥……”
说罢,话音消散。
正是李皓。
而李皓,也很无奈,人王的一番话,他也听在耳中,说实话,听的也有些认可认同,甚至有些激动的感觉。
可是……别在这搞事情啊。
一直挑事,人家也不是弱者,真惹怒了对方,打来了……还是有些麻烦的,跑是能跑,可我这道场,才建立多久啊,你可别折腾了。
……
而这一刻,整个秘境中,其他人,都是鸦雀无声,一个个激动无比。
人王,龙战,混天,春秋……
现在,银月王也出声了。
可以说,除了那位五行霸主,整个混沌,最顶级一批人,都在这了,此刻,他们只是言语交锋,却是宛如大战一场,让他们酣畅淋漓。
人王的话,蛊惑力太大。
武道必争!
万物必争!
对他们而言,这话……其实也说到了每个人的心里,我们也不甘平凡,任何一位帝尊,其实都不平凡,可是……无数更耀眼人存在,我们……如何能不平凡呢?
这混沌,终究点亮不了这无数的灯光啊!
我们,都想争,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这时候,混天帝尊开口:“人王有些话,我也是认可的,不过……有些话,也有些过激了,只能当成激励之语听听罢了,每个人存在,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争……未必……”
人王打断了他:“好了,不和你争论这个,这就是不争!当遇到不认同你的人,你对待他,就一个字,闭嘴!哦,两个字,闭嘴,你是对的!”
“我也不是事事都争,比如现在……鸡同鸭讲,太过无意义,实力足够,我会用大刀让你认同的!”
“……”
四周帝尊都是瞬间凝住呼吸。
玛德,你也太狂了。
这是混天帝尊吧?
你……也敢这么放肆?
混沌唯一九阶啊!
而混天帝尊,也不着恼,轻笑一声:“是啊,所以……不还是看实力吗?”
人王这次点头了:“对,没错!实力为主,言语为辅,但是,要有精气神,精气神不在,纵然你才华绝代,纵然你举世无双,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
他仿佛在说谁,又好像在告诉谁,又好像只是说自己的一些感悟,笑道:“人生在世,总有一些,你放不下的,所以……热闹起来!活一天,那就精彩一天,绽放光芒,让混沌铭记你,让世界忘不了你,让你的敌人惧怕你,让你的朋友喜欢你!让所有人……都愿意……为你而喝!”
此话一出,瞬间,喝声响起:“人王无双,为人王贺!”
“……”
玛德!
这一刻,不是头疼了,而是……真有些忌惮。
疯子!
新武这个世界,都是一群疯子,而且,人王蛊惑力太强了,甚至已经让新武,有些……被他传销洗脑了,说实话,这样的胆魄,在这种场合下,在万帝汇聚,在混沌霸主齐聚的情况下,这群新武疯子,居然疯狂无比地为人王喝彩!
他们,仿佛真的觉得,人王……无敌天地之间!
这样一群疯子,有了足够的实力,一定……一定极其的可怕。
龙战几人,此刻其实有些忌惮,也有些羡慕。
虽然感觉……很幼稚。
可说句实话,他们的人,在这种场合下,敢开口吗?
大概,不敢的。
龙战余光看向一些混沌兽,心中叹息一声,我混沌一族,其实强者不少,可精气神,都没爆发到一个极致,为了种族而战,在有些混沌一族眼中,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罢了。
这一刻,他很想和人王细细聊一阵。
真的。
龙战觉得,他甚至可以和人王多聊几天,他想亲自体会一下新武,如何在困境中,带着所有人,以超凡脱俗的速度,完成了崛起。
怎么做到的?
这些,都值得他去学习,他觉得,自己小看了人王。
以前只是觉得他疯狂,运气好,实力不错,可今日,却是明白,人王能有今日,并非只有这些,他有信念,有热血,有冲动,有付之行动的果决,有坚韧不拔的精神,有不畏艰难的勇气……
这样的人,如何不成功?
……
而暗中,李皓也在认真倾听。
这就是道场建立的目标,未必只有道,还有那些强者的信念,品质,坚持……
人王,千岁而已。
在混沌中,很年轻很年轻,李皓曾觉得,人王很幼稚,总觉得人王不成熟,今日,却是有些改变了想法,不是不成熟,而是……人王始终保持了年轻时代的热血,从未褪去!
热血一会简单,热血一辈子……真的很难做到。
而此刻,人王见自己口舌之争,获得了胜利,哈哈大笑,很是爽快:“好了,诸位不用自卑,跟我一起走道棋,谁第一,也不如我第一!要不,玩点彩头如何?”
混天帝尊本不想理会,龙战却是接了一句:“什么彩头?”
人王笑了,有人搭话就好,他哈哈笑道:“咱们几个,一起走着玩玩,谁第一,剩下的人,给第一……百亿大道结晶吧,就是个小彩头,玩玩就行!”
“……”
众人无语,你确定?
你最弱,你要赌这个?
啥意思?
你笃定你第一?
还是说……此刻,春秋帝尊都嬉笑一声:“道棋给你便利了?”
“否则,你这么自信做什么?百亿,对我们而言,不值一提,对你而言……你新武崛起不久,有吗?”
人王笑了:“你懂什么?输了,一百亿而已!赢了……一二三,三百亿!三倍的利润,俗话说,百分百的利益,都能让人赴死,300%的利润,可以让我给你们当打手了!”
说罢又笑:“李皓,有兴趣加入一个吗?带你玩一个,否则,不好判断你水平,你让人走八千格和你论道,你要是自己都走不到,你論什么道?你有什么资格论道?带你玩一个……你若是赢了,四百亿大道結晶!春秋既然这么有钱,不如加一百亿意思意思?混天九阶了,不如也加个一百亿?龙战……算了,你也是穷鬼,穷的叮当响,我东方三人组,都比较穷……没你们富裕,可惜五行世界的胆小鬼没来,否则……”
这话一出,黑暗中,李皓踏空而来,笑了一声:“其实,我很久没有走过道棋了,还真没有试验过,若是人王前辈有兴趣……我倒是不太介意,只是百亿赌注……”
说到这,李皓笑了:“我暂时是没有,比较贫困,这样吧,若是我输了,不是第一,第一谁拿下了,可以亲自感受一下时光……我说的感受,甚至……是可以触碰探查的。”
人王咋舌:“好家伙,为了几百亿大道结晶,你也是拼了,不怕这几个家伙,破碎了你的道?”
“不怕。”
李皓笑道:“都是前辈高人,我李皓,不过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谁会在一位小辈面前,丢人呢?”
我有一百个神级徒弟
“……”
人王暗骂!
艹!
这是我的专属,以前,我可以在很多人面前,说这样的话,包括现在,你不来,我也可以说,好家伙,你把我的话抢走了!
可恨啊!
我有好处,还拉你一把,你现在,连我一起打压了!
欺人太甚啊!
而其他几位帝尊,都是无言。
百亿大道结晶,多吗?
对霸主而言,不多,对龙战而言……还好,稍微有点多,可是,他执掌了四方域,无数世界贡献大道结晶,其实,现在也没那么穷。
这两个弱者,都敢出来赌一把,小彩头罢了!
此刻,混天道人都笑了:“我没意见,那就我出200亿,当个彩头!春秋,你呢?”
春秋帝尊也嬉笑起来:“我能有什么意见?人王将我和混天你放在一起对待,说明覺得我和你,实力相当,我很开心,多出100亿,无所谓的事!”
龙战此刻也失笑道:“那我就不和二位比了,100亿吧,人王和银月王,都是人精,我怕真没了,那就亏了。”
五位修士,此刻宛如朋友一般,小赌怡情,一个个谈笑风生起来。
下方诸帝,此刻,一个个羡慕无比,也疑惑无比。
这些人……不是敌人吗?
还有,此刻,也期待无比,这些人,能走到哪一步呢?
大量的八阶帝尊,都没能走到八千格,这些人,能走到吗?
就算可以,谁能拿下第一呢?
此刻,期待无比。
而李皓,此刻也看向人王,人王笑呵呵的,看向李皓,挤眉弄眼,此刻,哪还有一点前辈高人的样子,也没了之前那种武道必争之时肃穆。
李皓無奈,这人……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这一刻,倒是被激起了一些争胜之心了,人王,蛊惑人,那是真有一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