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前世情債難還清 起點-第一百七十一章.新老公太小氣了

前世情債難還清
小說推薦前世情債難還清前世情债难还清
贾君逸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手机响起,一看,是妻子秦心心,接听,妻子问:“你在慈云寺吃午饭吗?”
贾君逸说:“没有啊!老师父不在寺庙里,我回家了。”
秦心心说:“都中午一点了,还不回来?”
贾君逸说:“马上到家。”放下手机,他赶快出门骑上摩托车回家……
光阴迅速,转眼过年,过元宵,又过了清明节了。
吴丽卿已经嫁了几个月了,不知生活得怎样?正当贾君逸在想念吴丽卿时,她打手机来了,真是前世相夫妻,这世情人!磁场都还会感应着。接听后,吴丽卿说:“你在哪里?”
贾君逸说:“我在外面玩。怎啦?想我吗?”
吴丽卿愣了一下,说:“几个月没有跟你联系啦,想跟你说说话。”
贾君逸说:“你不怕你的老公知道啊!”
吴丽卿说:“怕呀!怎么不怕。他不在家,上班还没有回来。”
贾君逸说:“他不在家,所以你就想偷偷跟我谈恋爱?”
吴丽卿说:“还谈恋爱呢?我们早就爱上了。”
贾君逸说:“爱情要不断更新。你现在爱上别人了。怎么?老公对你好吗?”
吴丽卿说:“我跟他是做伙计的,互相帮工,互相依靠的。不是有真正的爱情。”
贾君逸说:“这世间,夫妻关系差不多这样,互有分工,互相依赖,各取所需。反正男女都需要床上做戏的,也都欢喜的。”
吴丽卿说:“我还是不喜欢跟他在床上做那种戏的,目前还不习惯,不适应。我有时跟他在一起,仿佛是在跟你。想到你才产生兴趣……”
贾君逸听后无限感动,说:“谢谢你!他对你好,你也要对他好。建立一个家庭不容易,毁坏一个家庭很快……”
吴丽卿说:“我感觉到他很小气,说话、办事不会大方。吝惜吝惜的。”
贾君逸说:“勤俭治家好!”
吴丽卿说:“不是那样的……”有难言之隐。
贾君逸见此也不再问什么。吴丽卿说:“好啦!有空我再打电话给你。”
贾君逸说:“好吧……”很是无可奈何。
几天后,星期六下午,手机响起,是吴丽卿打来的。贾君逸接听,说:“阿妹,想我吗?”
吴丽卿说:“怎么说呢?应该说天天在想你啊!”
贾君逸说:“你对我有这么好吗?”
吴丽卿说:“有!怎么没有?你都没有给我打电话,会不会把我忘了?”
贾君逸说:“不会忘了你,只是不想给你打电话。怕你老公知道了就不好玩。”
吴丽卿说:“他下午被几个朋友约出去喝酒,晚上要很迟才回来。我想去找你坐坐,说说话……晚餐就到我嫂嫂家里吃饭。”
贾君逸犹豫了一会儿,说:“那你就来吧!还是老地方。”他心里很想她能来,但是,却有一点怕,担忧她已经再嫁人了,弄不好会影响她家庭团结和夫妻感情。大凡的人,有人就是这么矛盾,爱别人的女人,却怕被指责为第三者。
过了十五分钟,吴丽卿气喘嘘嘘地进门,说:“很久没来这里,觉得有些紧张。”
贾君逸笑说:“可能是因为偷跑来的,才会紧张。”
吴丽卿说:“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闷死啦!他的那个男孩又不多跟我讲话,毕竟我是后母。”
贾君逸说:“这血缘关系啊!是根深蒂固。但是,你要能够招呼孩子,能够关心他。久而久之,关系就融洽了。”
吴丽卿说:“我本来是想要去找我的两个孩子,带他们出来玩,可是,他们去山内了。想很久没有来你这里,就干脆来找你了。”说着话,两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吴丽卿又说:“我这几个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做,自己没有钱,前几天女儿过生日,做得很糟糕,只给她买一幅衣服,也没有买生日蛋糕……”
贾君逸问:“你的老公没有给你钱吗?”
吴丽卿说:“有,他每个月给我两千五百元,安排家事。吃的,水电费的,不够啊!有时他还叫我猪肉、鱼不要买那样多。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省钱……”
贾君逸说:“你可能原来买东西大手大脚,现在安排家庭生活,就没有办法省钱。”
吴丽卿说:“哪有啊!主要是老公他勤俭,不甘花钱。我跟他说我的女儿做生日,他都没有应话……生怕多拿两百元给我就会死的。”
贾君逸说:“这也难怪呀!是你的女儿做生日,又不是他的儿子做生日。严格的说,他没有这个义务,你也别怪他太多。”
吴丽卿说:“他太小气啦!如果换成是我,他的儿子做生日,我一定给他办的体面体面的。既然做夫妻,就应该互相体谅,互相支持,要考虑对方的感受……”
贾君逸说:“算啦!你们做夫妻才几个月,以后互相谈谈,取得统一思想就好了。”
吴丽卿说:“我主要是二婚的,又生了两个孩子,如果我当初选老公,我是不会选他的。我总是感觉他很小气。他的朋友来我们家玩,他一泡茶泡一整夜,都没有一点茶的颜色了,还在泡。我都替他羞愧。”
贾君逸问:“他抽烟吗?”
吴丽卿说:“他抽的比较少,一般自己抽一两根。客人来的时候,也很少拿香烟给人家抽。人家拿给他抽的,他倒是抽啦。我就担心他的朋友会说他小气。”
贾君逸说:“不抽烟好!不要像我这样的,一直抽个不停。所以,你都怕我的香烟味,不给我亲嘴。”
吴丽卿说:“你确实也应该改少抽一些,不然,烟味太重啦!”
贾君逸说:“我抽烟抽的多,烟味浓,我跟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非君子,动手不动口了。”
吴丽卿说:“你确实不能当君子。”
贾君逸说:“你也不是一个君子,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动口过,动动手还是有的。”
吴丽卿说:“我对你是很好的啦!我以前跟那个前任的老公,就从来没有动手过,他求我,我也不干。”
贾君逸问:“你对现任的老公有没有用手过?”
純陽武神
吴丽卿娇嗔地说:“没有啦!动什么手?他要的时候,我就随他做就是啦!”
贾君逸说:“其实,我们在相好的那些时间,你什么都好,就是一个不好,有时,我一个下午打了你十几次手机都没有办法打进去,一直‘正在通话中’,我都差一点把手机摔掉,骂娘了。”
吴丽卿说:“现在不会那样子啦,是你自己不给我打。”
贾君逸说:“你有空,还是你给我打手机,这样安全一些,不会引起误会。”
吴丽卿说:“打一两次不要紧,老公他也有女人跟他打手机。有的女人还打来叫他去喝酒呢!”
贾君逸说:“可能是他单位的女人吧!这是正常事。”
吴丽卿说:“我哪里知道是谁?不管他就是了。这些天我一直想对不起我的女儿,生日给她做的太不好。想弥补她什么的……你五百元借给我,我想给我的女儿补做生日……”
贾君逸说:“你傻呀!生日有提前做的,没有推后做的。那叫不吉利。你想买东西给你的女儿,我就几百元给你。不要再说做生日啦。”
吴丽卿说:“那好吧!”
贾君逸从挎包里取出四百元给吴丽卿,她接过钱顺手放进自己的小包包,说:“有了这些钱,我可以买一套新衣给女儿,再买一套给儿子……”
贾君逸想,做女人真难,要顾丈夫,又要照顾儿女,像她这样二婚的女人,又有了孩子,确实更难,说:“你虽然嫁人了,但是,如果遇到难事,可以照样找我。我解决得了的,一定帮你。”
吴丽卿说:“我也是重情义的人,所以,我经常想着你。”
贾君逸问:“你自己那套新房,准备怎办?是买掉呢,还是借给你的父母居住?或者租出去?不然,那房屋不就空出来吗?”
吴丽卿说:“暂时放着吧!万一跟老公合不来,我可以回来居住。”
贾君逸说:“你不要有这种思想。夫妻之间也有一个磨合过程,要互相忍让,慢慢互相理解。如果心里存在合不来就离开的思路,那永远也不会有好感情的。”
吴丽卿说:“你说的有理由。但是,我总觉得他很小气。不像你,我提出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贾君逸说:“你也不要去比较。这世间,哪里去找我这样爱你的人。”看着面前的美女,他忍不住心动手痒起来。
吴丽卿看着他的样子,说:“别呀……会不会被老公知道……如果被他知道了,就死定了。”
贾君逸揶揄地说:“你这样有经验的人,何时怕老公知道。‘死定了’这三字,你说了几百次了,你不是照样背着自己的老公,偷别人的老公?”
吴丽卿说:“没有那么严重。我只有跟你才那样……”
贾君逸说:“有一就有二,一一化三千。”
吴丽卿说:“你不要乱说!还三千呢!那样子我不就死啦?!”
贾君逸说:“跟你说笑的。人家原话是‘一笔化三千’。这是一个故事,古代时,主考官发给考生每人一个鸡蛋,题目是‘蛋上三千字’,意思是叫学生们一节课里,在鸡蛋上写三千字。以前写字是用毛笔的,一个鸡蛋上要写三千字,谁能做到?”
吴丽卿说:“那不是强人所难吗?这是怪题。”
贾君逸笑着说:“就是有人能够做到。当时考场里的大部分考生都怔怔地不动,可是却有一个考生,真的用双手拿起最小的两根毛笔,拼命地写。既然有人写,其他很多考生也硬着头皮写。但是却有一个考生端坐不动。时间将近到了,那个用双手写字的考生真的在鸡蛋上写上三千字;这个什么都不做的考生则突然提笔在鸡蛋上写上‘一笔化三千’五个字。”
吴丽卿急问:“之后怎样?”
贾君逸说:“评卷时,主考官定那个写‘一笔化三千’的考生为第一名,那个写上三千字的为第二名。理由是这是考智力不是考蛮力,是智慧题。”
吴丽卿问:“这样行吗?考生们服气吗?”
贾君逸说:“不服气行吗?考官说的作数。这两个考生都被录用在翰林院工作,两人闹意志斗气一生。据说,这个第二名的考生学识极其渊博,查出那个第一名的考生是一个古井里的鮕鲐鱼神投胎出世的,就生起害死人之心。有一天,他就烤了一只鸡,香喷喷的,用绳索绑着这鸡,把它伸进井里,右手拿着一根带铁尖的竹竿,当鮕鲐鱼来吃鸡时,他就把它刺死了。”
吴丽卿惊问:“那个人死了吗?”
贾君逸说:“两个人都死了。”
吴丽卿问:“怎会这样?”
贾君逸不慌不忙说:“因为,他们都是这只鮕鲐鱼的神识投胎的,第一名的考生是鱼头投胎出世的,第二名的考生鱼尾投胎出世的。”
吴丽卿说:“这就叫做害人也害己。”
贾君逸说:“世上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是这个道理。害人的同时,也害死了自己。”
一人讲故事,一人听故事,还真的忘了男女的爽事。吴丽卿站起,说:“我要走了,去买东西给孩子。”
贾君逸也只得无奈何地放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