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星衍啓示 txt-第四百二十七章 信念動搖(下)展示

星衍啓示
小說推薦星衍啓示星衍启示
南疆国大军班师回朝后,蛇皇宗和帝氏集团余存势力达成合作,出其不意的反吞了本是他们盟友的混乱城隐世势力,将混乱城大局一举统一。
不过,火星混乱城基地市自建立来就是乱麻一锅,所以蛇皇宗和帝氏再度坐回混乱城主位,却还是无法真正的一统混乱城,混乱城最强的几家隐世势力被他们吞并,但稍次一线的超一流势力还有很多,比如楚家和冰海基地市的某些受了冰帝牵连的势力。
所以,混乱城基地市依旧混乱,甚至因为新型基因药剂和相关资源的推广,还导致了混乱加剧,让坐在主位上的蛇皇宗和帝氏,三天两头的跳脚发威,好不热闹。
联盟基地市,如今是晶翼城的地盘,所有的晶翼城血魂武者,在龙家的阴谋暴露之后,被尹月趁乱号召,全都收了回去。
尖晶一族的到来,惊退了百鸟星文明,所以虚空之座麾下那两名监守血月魔尊的执法者,也没了继续留下的理由,再加上其他同僚的召回适时而来,他们就算还对火星对叶千炎有什么想法,也不得不撤出火星,返回了地球。
蛊仙奶爸
自此,晶翼城恢复了全盘的自由,血月魔尊苏醒后,也选择了继续退居后位,不再过问任何朝堂之事,彻底将尹月推上了高位,坐稳了高位。
不过,月天行所率领的月家,却在这个时候和晶翼城翻脸了,想要趁着晶翼城虚弱还没有什么靠山而吞并晶翼城,只可惜,晶翼城这么多年经营出来的名声和号召力,也不是摆设,引出了联盟基地市众多隐世势力,把差点阴沟里翻船的局势硬是变成了多方势力对顶,晶翼城坐上了主位。
冰海基地市,在火星局势沉浮的开端到稳定,一直以来都稳如老狗,不管是早前的焚天战尊突然介入以及蛇皇宗和白鹰山庄外庄的不请自来,还是之后的圣域议会以及尖晶族入侵,他们都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局势变动,一直都由五大皇城所统驭,五足鼎立。
只不过如今,冰帝陵圣地的称谓,稍有变动,改为了鹰王殿圣地,并且,五大皇城,多了五位称号带有鹰王的神秘强者,这五位神秘鹰王,在几乎所有人都躲在护盾里耗子扛枪玩命闹挺的时候,却反常的带领着五大皇城的军团,将冰海基地市的边境壁垒不断往外推,一边和天外的尖晶族大打出手,一边又和基地市域外的流窜势力水火不容。
最后剩下的牧森基地市,如今是新守备军团的领地。
没错,不是叶家掌管,而是新守备军团,或者说,是凯文家族和唐家,坐上了牧森基地市的王座。
原本只有天幕最高系列权限而没有什么巅峰武力的新守备军团,从尖晶族入侵海王星开始,就突然多了上百位行星阶超级强者,也是这些突然冒出来的行星阶强者的出现,让叶家察觉到了比尖晶族更恐怖的危机,所以才选择了进入牧森基地市后,只盘踞了一座城区,安心休养的决策。
牧森基地市,是如今火星最安逸的基地市,但这份安逸,也只是相对的,也符合牧森基地市原有的情况…
上层势力一个比一个乖,不管是就近几年新冒出来的超一流势力,还是原本的隐世势力,又或是气势汹汹的叶家,全都盘了起来,咬着尾巴一动都不敢乱动…
中层势力混乱无比,每过一小段时间就有老势力完蛋,新势力崛起…
下层势力都在玩命的奋斗,努力发展努力变强,随时准备进军中层势力的大混战舞台。
也是因为这份像是恶习的独一份的混乱,在新型药剂以及相关资源的加持下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的原因,各大超一流势力都被要求在自己的管辖地建立晶翼武者学院,以相对正确的方式去良性推广能力者资源,引导能力者发展。
不过,叶千炎来学校上课,可不是为了接受所谓的良性引导的,他来学习的,是理论知识的填充,以及如何对自身伤势的调整恢复…
和蓝菲儿与强尼以及尹月的决裂,让叶千炎一怒之下主动毁掉了他以前凝练出来的所有暗灵晶,不管是在外的还是没来得及的用的,全都被他摧毁了。
虽然这二十一颗暗灵晶,不是一次性被毁掉的,也不是外力暴力损毁,但对他的冲击依旧非常恐怖…
亦或者说,也许是信念的动摇吧?
自从那天刑场上的事情结束后,他又病了,感冒发烧流鼻涕,还特别的虚弱,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才从床上下来,下来之后,他的能力就都没有了,就只剩下了精神念力的掌控,以及不足十分之一基因武者的身体强度。
和当初刚来火星时相比,这一次他废的更彻底,源能星核直接掉了出来,就像是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仿制挂件,无法摧毁也无法收起来,而且还不能放一边,因为离开源能星核太远,他直接连精神念力也用不了,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找个绳子给穿过星环绑起来,挂脖子上…
未来态:超人/神奇女侠
自从从极端虚弱中恢复到能下床行动,这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叶千炎的身体综合素质有不小的恢复,从一开始的十分之一基因武者水平,恢复到了三分之一基因武者水平,按照这个进度,再有两个月,身体就能完全恢复。
这多亏了学院的学习,以及身边这位有着‘大变活人’绝技的牛鼻教授的教导帮助。
絕世
“叶少啊,不是我说你,回家去上私教课不好吗?干嘛非得来公共学堂?而且就我这教导水平,别说和您家里那几位大神相比,就是…”
放课后,本来准备就趴教室里写笔记的叶千炎,突然被一根狼牙棒从后面勾住了衣领,然后在不知何时被填满的教室中的两百多名的学员的各种表情的注视下,一路拉出了教室,一直拉去了走廊尽头的导师办公室。
“哎,你这刺挠的教鞭…能收一下吗?我这衣服两个贡献徽章呢,贵着呢,别给我搞坏了。”叶千炎郁闷的翻了翻白眼,不满道。
前段时间还在自己面前恭敬的和啥一样的老师,这才把话说开几天?就放飞自我没正行了…